top of page

[TCM] Aoyua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linic

[2019.9.11 Aoyuan Health] 誉满杏林,医者仁心——记奥园中医依然坚持在岗的中医圣手


自古以来,中医三指搭脉,双眼望脸色、看舌苔,五脏六腑清清楚楚。细细银针轻轻扎,顽疾小病无影踪。正是:一盏汤药,一把银针,望闻问切中,便可医人治病。 而五千年后的今天,社会高速发展带来的快生活节奏,让许多人进入一种被忽视的亚健康状态。从而忘了自己的身体就像一尊瓷器,病痛犹如瓶身上大大小小的裂痕,一味将“速效的西医”当作透明胶带,将裂痕粘住就当瓷器恢复无损了——倒不如中医从内到外的蕴养,将裂缝真正修补如初。

Aoyuan TCM

坐落在广州番禺奥园养生广场的奥园中医,不仅坚持传统医学“未病先防,既病防变,愈后防复”的核心理念,贯彻国家分级诊疗政策,落实国家“十三五”规划中对中医药行业发展的指导思想,还有众多奥园中医倾力打造“互联网+中医”服务,让那些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在岗的“宝藏医生”,治人医心,闪闪发亮。

Aoyuan TCM

江满桢:中医是与生俱来的喜欢


出身中医世家的江满桢,是妇内儿科专家,从事中医专业四十余年。曾任职广州市番禺区中医院中医师四十余年,曾受聘广东省中医药学会妇科专业委员。擅长妇科月经不调,痛经,崩漏围经期综合征等妇科疾病,尤擅长不孕不育。江医生从小在身为老中医的父亲身边长大,耳濡目染之下,被点燃起一颗行医的仁爱之心。在最懵懂的年纪里,已经立志成为中医,将中医学发扬光大。许多人的童年梦想,不过是随口提及。但在江医生这里,却是引领她学医治人的指路灯。“中医其实是很枯燥的,不是出于喜欢是学不下来。那时候的中医哪有西医这么系统学习啊,你们说的望闻问切听起来很厉害,其实在中医里是最基础的——但说起来简单,想要做到精准,却是没有下几年的狠功夫是练不成的,这是需要一场场临床实践过来,才能真正做到‘望闻问切’。”

Aoyuan TCM

“庆幸的是,我喜欢中医,我不觉得它枯燥。我从小跟在我父亲身边,看他给别人治病,跟着他学,治好病人之后我就开心了,特别有成就感。” “我在内儿科十多年,在妇科二十多年,我最大的感想就是——不是说西医不好,只是有时候中医更适合。像痛经,你吃西药能治当下的疼痛,不调理身体,下一次来月经时候还是会痛经。中医就能辨症施治,调理你的身体,根治这个问题。又比如不孕不育,你去西医看,可能就要做试管婴儿。但在中医上,排除了身体上绝对的可能性,还是可以通过调理而增加受孕的可能性的。”“给想要育儿的夫妇带去新的希望,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事啊!”


江医生还分享了一个不久前特别让她有成就感的成功案例: “这个小孩,出生才20天就全身起疹子。孩子妈妈看过不知道多少西医了,高烧退不下去,孩子太小了也没法下药,能开的药不过也是一些外涂抹的药膏。小婴儿一直发烧,眼见不行了,四十天送来我这里,我开了三副药,小孩用了就给治好了。”江医生手机里还存着照片,照片上婴儿娇嫩的皮肤布满红疹,密密麻麻的疹子让人看着就心疼。幸运的是,当时孩子妈妈选择了中医,遇上了奥园中医的江医生,对症下药,妙手回春。


Aoyuan TCM

刘亚琴:所有的坚持都有一个金石为开的结局


刘医师从事中医临床工作30余年,专攻中医内科、妇科、儿科及皮肤科。祖传中医世家,其父是新中国第一批中医药大学生。刘医师在祖传中医基础上,研究出许多新型疾病的治疗方案,在三十多年的中医治疗实践中,博采众方,治愈多种疑难杂症,成为东北三省著名的中医专家。与同样是中医世家出身的江满桢江医师不同,如今大名鼎鼎的中医专家刘亚琴在小时候,并不允许学医。 “老学究都说传男不传女,他不让我学,我就偷着看,他有时候看病我也跟着去。闲着没事的时候,我就爱翻着他那些医书。等到我报考的时候,我父亲就不让我报医,我就自个儿先把志愿报了,我爸拿我没办法。问我:‘你是真想学医吗?抄方抄三年,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,想好了再说。’”结果当然是爱翻医书的刘亚琴受到了来自父亲的严厉教育,也正是这一份严厉,让刘医师不仅接受了家学医书传承,更是能学以致用,治病救人。


“我有一个病人,是个农村妇女。她乳腺一直疼,到大医院也看、照过片子,发现其实是肿瘤。她没钱治啊,原本就这样打算放弃治疗了,她被朋友劝来我这里看中医了。我给她开清热解毒的中药,提高她身体免疫力,一周后肿瘤就真的小了。后来巩固了半个多月,人家现在一直也好好的。”


Aoyuan TCM

“还有一个,男同志,皮肤病。皮肤痒的时候他就抓,就去抹那些激素药。抹完了以后当时好一些,而到时候等到一到潮湿的季节,特别是春季的时候,就又复发了。他来找我的时候腿上又红又肿,都快从湿疹变成藓了。我说你要是想找我,你就不要用药。再用的话中药就真就治不好了。所以用中药给他内服外用,给他用中药给把内服。三个月之内其实真都好,全都下去了。”


这样的成功案例,不过是刘医师行医几十年中的一朵浪花而已。在她看来,五千年文化大浪淘沙,中医中药依旧是那颗璀璨夺目的明珠。中医里吃药讲究坚持,治疗也讲究坚持,学中医更是要十年如一日的坚持。而所有的坚持,都会等来一个金石为开的结局。


Aoyuan TCM

凌云院长:“不为良相,即为良医”


凌云院长,主任医师,曾任骨科四十余年。曾任番禺区中医院骨科主任、中国骨伤人才学会理事会副理事、中国骨伤人才广东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、广州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。擅长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各种脊柱、骨关节疾患,对各种骨病、骨折、创伤及矫形手术与非手术治疗。 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,这样一位骨伤圣手最初攻读的却是预防医学。


“古话所说‘防患于未然’,其实是很有道理的。只是我们国家在非典出现之前,对预防医学这一块,是太不重视了。”凌院长谈起当年报读医学时候的心情,仿如昨日发生般缓缓道来:“——甚至在那一年,国家都快要取消这些预防机构时,非典就来了,国家才开始重视这一块。”


Aoyuan TCM

医者仁心,拥有一腔热血的凌院长在2019年加入奥园中医,致力于社区嵌入中医服务,为民众提供“名医问诊”,提供优质、便捷而智能的新中医服务。“从预防医学,到外科,再到骨科,从一个专业跨到另外一个专业,融会贯通学以致用,没有毅力是不可能做到的。主任医师都是考出来,不是真正喜欢、拥有想治病救人的这颗心,是坚持不下来的。而我转来转去,不过也是因为时机,因为社会有这个需求——中国在进化的过程中老年化,老年人就占了4亿多。亚健康的人,就基本上对半开。就是说10亿人口,有5亿人口属于亚健康。而国家现在还是重视预防,而奥园郭总高瞻远瞩,率先建立‘运动康养’的社区,慢慢建立医疗机构对接社会,减轻国家医疗负担,解决老年人慢性疾病,实现党中央的号召。”凌院长在分享的过程中,直言“生命在于运动”,而奥园建立“运动康养”社区更是与奥园中医“互联网中医”服务相辅相成——智能化对接,让专业护工最快发现各种突发情况,名医上门诊疗。


“西医在调理身体方面,尤其是老年人的慢性病,其实真的不如中医。中医几千年的人体辩证施治,更多时候避免增加病人负担,在西医治疗时候需要开刀,可以先选择中医治疗,对症下药,可能不开刀也能治好。调理预防的好,那更能将病痛扼杀在摇篮之中。”中西疗法从来就不是对立,正如凌云院长所说,现代科技与传统医学的结合,已经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。凌院长坚持在医学这条道路上风风雨雨几十数载,其实归根结底,所图的不过是世人健康二字。

一个变幻的时代养成了一位位圣者,一位位坚持的圣者著就了一部部中医文化的瑰宝,《黄帝内经》、《难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、《神农本草经》……从有机物到无机物,从植物到昆虫到动物,《本草纲目》十六部底下的六十个物种分类几乎架构了一个完整运作的世界,仿佛创世纪的全历程都经由李时珍的双眼一一跃进书中,井然有序,各自安住。学者用知识记录世界,而医者关怀人的身心灵。奥园中医里,有着许许多多像刘医师、江医师这样的——退休了依旧坚持在岗的中医圣手,也有像凌院长毕生在为医学做贡献的中医大牛,杏林誉满,妙手仁心。


13 views

Related Posts

See All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